新聞 | 體育 | 娛樂 | 經濟 | 科教 | 少兒 | 法治 | 電視指南 | 央視社區 | 網絡電視直播 | 點播 | 手機MP4
打印本頁 轉發 收藏 關閉
定義你的瀏覽字號:
密碼疑案(上集)(探索發現2006-76) 

央視國際 www.cctv.com  2006年03月31日 17:24 來源:CCTV.com

  1938年2月18日上午,國民黨密電組的密碼員顯得格外緊張忙碌,1小時前,他們截獲了十幾份從重慶發往日本軍隊的密碼,這些密碼看似簡單而毫無規律,讓有著豐富破譯經驗的密碼員束手無策。

  在短時間內截獲如此多的密碼,不禁讓人預感到一種不祥之兆。

  半個小時之後,9架日軍的飛機突然出現在重慶上空,開始了轟炸,駐守在重慶的國民黨防空部隊立即進入了緊急戰鬥狀態。然而,密集的防空火力並沒對日軍的轟炸機構成任何威脅,日機在投下了十幾枚炸彈後揚長而去。

  這是日軍對重慶實施的第一次轟炸。

  國民黨情報部門事先對這次轟炸竟然毫無察覺。人們懷疑,這些密碼可能會與這次轟炸有直接的聯絡,情報部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剛剛截獲的十幾份密碼,或許答案就在其中。也就是在日軍轟炸重慶的第二天,電訊處的破譯人員早早地坐在接收機前,他們希望能在今天截獲更多的密碼,以便為破譯工作提供更有價值的信息,但對方似乎早有察覺,從此就再也沒有音信。

  那時,國民黨破譯機構的人員過於分散,管理混亂不堪,一些國民黨軍官過著驕奢悠閒的生活,截獲的密碼情報並沒有引起軍方的過多關注。兩個多月過去了,破譯工作仍然沒有任何進展,這件事引起了國民黨軍事委員會技術研究室的高度重視,他們命密電組必須限期破譯密碼。


1937年日軍挑起盧溝橋事變,國民政府被迫遷都重慶

  密電組的組長是魏大銘,他自然明白這些截獲的密碼的重要性,他深知如果不及時破譯,將對重慶這座戰時的陪都意味著什麼。

  1937年7月,日軍挑起盧溝橋事變,發動了侵華戰爭。一個月後,戰火燒到了上海,面對日軍滅亡中國的囂張氣焰,蔣介石在南京召開國防最高會議,會議決定國民政府遷都重慶。

  然而,就在國民政府遷都重慶的過程中,一大批日軍發展的間諜也悄然在重慶潛伏下來,他們晝伏夜出,刺探情報,並將這些信息用密碼的形式傳遞出去。雖然國民黨的破譯人員已破譯了上千份密碼情報,但是,2月18日截獲的這十幾份密碼卻讓他們頗為頭痛。

  這一次,他們遇到了真正的密碼對手。

  情報部在商議後斷定,日軍2月18日對重慶的轟炸僅僅是個序幕,隨著重慶成為抗日的軍事中心和經濟中心,日軍的轟炸行動會越來越頻繁。這樣,挖出隱藏在重慶的間諜網就成了情報部的當務之急,而截獲的神秘密碼,或許就是尋找間諜的一把鑰匙。

  那麼到底誰能破譯這些密碼呢?

  魏大銘一時陷入焦慮之中。這時,一位少校軍官來到魏大銘身邊,用筆在紙上寫下了一行小字,遞到了魏大銘眼前,字條上寫的是“美國密碼之父雅德利”,這位有著竣朗面龐的少校是國民黨駐華盛頓使館軍事副武官肖勃。

  雅德利是美國印第安納州人,最早是一名鐵路報務員,沒過多久,枯燥無味的工作使他心灰意冷。1912年,23歲的雅德利來到了華盛頓,當上了美國國務院的機要員,負責抄收和破譯一些密碼和文件,隨著工作的深入,雅德利漸漸地迷戀上了這份工作。從此,雅德利將破譯密碼作為自己終身追求的目標。

  雅德利閱讀了國會圖書館中少得可憐的幾部有關密碼知識的著作。同時,通過大量破譯密碼電報的實踐,他破譯密碼的水平突飛猛進。

  一次,雅德利竟在不到2小時的時間內,破譯了總統特使豪斯上校發給威爾遜總統的密碼信箋,這讓他的上司大為驚嘆。接著,他的上司又拿來另一種密碼讓他試試,雅德利不一會兒就把破譯結果交給了上司,這次的破譯使雅德利在密碼界聲名大振。

 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,雅德利從國務院調到了美國陸軍部,並在1917年組建了軍事情報處,它也是今天美國國家安全局的前身。

  除了在破譯密碼方面有著過人的天賦,肖勃少校推薦雅德利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雅德利是“美國黑室”的創建人,他能夠幫助魏大銘在重慶建立密碼破譯的情報機構。


1938年日軍開始對重慶開始第一次大轟炸

  1919年,雅德利向美國國務院遞交了一份備忘錄,建議聘用50名密碼專家和機要員,成立一個密碼組織。幾天后,國務院和陸軍部都同意成立這樣一個密碼機構,並給予了充足的經費,專門負責破譯情報部門獲得的密碼信息,於是美國的“黑室”誕生了。

  “黑室”打著商業電碼公司的旗號,隱藏在一座4層的樓房裏,並把日益具有侵略性的日本密碼作為破譯的主要目標,雅德利立下了軍令狀:一年之內破譯這些密碼否則就辭職,他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獲得了成功,從而成就了美國密碼史上最光輝的業績。

  1939年10月,“美國黑室”在存在了10個年頭後被國務院勒令關閉了。

  對於雅德利來説,情況更為糟糕,他在1937年就失去了工作,雅德利除了破譯密碼又別無所長,而且,當時正值美國大蕭條開始,他只能靠寫書度日。

  肖勃少校認為,雅德利在生活困難之時,肯定願意重操舊業,在這場越來越仰仗技術的戰爭中,一份通信情報或許就能決定戰爭的勝負。

  國民黨軍事委員會讓肖勃少校迅速趕往美國與雅德利秘密接觸,看看這位密碼天才是否願意運用他的智慧來破譯日本密碼。

  1938年5月,肖勃少校悄悄來到美國找到了雅德利,並説明了來意。此時的雅德利正對自己經營的房地産感到厭倦,他的“密碼頭腦”始終想的是如何破譯更多的密碼。肖勃少校的到來,讓他激動不已,他明白自己施展破譯才能的機會又一次到來了。

  雅德利明白自己的價值,他要求年薪10000美元,肖勃少校愉快地答應了。

  在香港,魏大銘的特工已經為雅德利準備好了偷渡的各種證件,趁著夜色,特工用行賄的手段讓雅德利通過了香港海關。

  1938年11月,雅德利終於到達了重慶。

  魏大銘將雅德利安排在了重慶南岸的一幢別墅裏,在那裏,他可以看到重慶美麗的夜景。

  然而,雅德利心裏並不輕鬆,因為就在雅德利前往重慶的途中,重慶又一次遭到了日機的轟炸,1938年10月4日上午,28架日機飛臨重慶上空,對重慶菜園壩、南開區等地投彈掃射,炸死炸傷平民60多人。在轟炸前的幾個小時,國民黨的情報部門再次截獲了日本密碼,和上次一樣,他們仍無法破譯。

  如今,所有截獲的密碼就放在雅德利的辦公桌上。

  令人費解的是,雅德利只是匆匆地看了幾份密碼,就將它們擱置了起來。

  國民黨的幾名破譯員用疑惑的眼神看著雅德利,難道這些密碼使“密碼之父”都望而卻步了嗎?

  雅德利通過翻譯向國民黨情報部鄭重其事地提出了以下要求:1、需要截收日軍電報的無線電設備,以及測定敵電臺位置的測向儀;2、需要每日戰報,以便熟悉山脈,河流和城鎮的名稱;3、需要了解日本和中國軍隊軍、師的番號以及指揮官的名字。

  情報部門迅速向國民黨軍事委員會技術研究室彙報了雅德利的要求,技術研究室批示:將所有的情報設施都交給雅德利使用,並授予雅德利少校軍銜。

  不僅如此,魏大銘還將30多名曾經在日本留學的學生派遣給雅德利領導,以便協助雅德利進行破譯工作,這些學生能用流利的日語進行會話和閱讀。

  雅德利此時對自己的破譯工作胸有成竹。

  然而,破譯工作一開始就進行的十分艱難,因為密碼電報大多是以日語字母的形式獨自出現的。

  雅德利在“美國密室”研究日本密碼十幾年,但眼前的密碼似乎毫無規律可言,雅德利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,這些密碼究竟意味著什麼呢?

  1939年1月12日到15日,雅德利和他的破譯小組已連續幾天截獲了一組密碼,這組密碼在每天早上6點、中午和晚上6點從重慶某個秘密地點發出。由於當時找不到日文打字機,雅德利利用手抄的方式抄寫這些密碼,也就是在抄寫的過程中,雅德利突然發現這些密碼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:

  1號密碼:(日文)しつナ、つデタ、ョィゥ、デつョ

  2號密碼:(日文)しつナ、つデタ、ョィゥ、セィし

  3號密碼:(日文)しつナ、つデタ、ョィゥ、セィし

  ……

  雅德利發現,這些密碼電報只使用了10個日語字母,可是日語有48個字母,那麼,為什麼日軍只用10個字母、並且讓這幾個字母反復出現呢?

  整日茶飯不思的雅德利忽然想起,日本人曾經為了提高發報速度,使用10個帶有縮寫符號的字母來表示10個數字,那麼這一次日軍會不會也採用這種方式呢?

  雅德利決定將密碼電報中的字母轉換成數字,結果排出了下面的換算表:

  1234567890

  タァテョィムナャつし

  按照上面的轉換表,雅德利將截獲的電報全部換成了數字:

  早上6點發:1號密碼電報:

  027、231、459、836、324

  123、342、723、935

  中午發4號密碼電報:

  027、248、459、870

  324、117、326、724、950

  晚上6點發:027、267、459、836、360


國民黨防空部隊的秘集火力並沒有對日軍的轟炸機造成什麼威脅

  130、318、730、931

  雅德利開始仔細研究這些有規律的數字,幾份電報的第一組密碼都是“027”,“027”會不會表示發自重慶呢?前3份電報的第二組密碼都是“231”,而前3份密碼電報都是早上,6點截獲的“231”會不會表示早上6點呢?

  雅德利對自己的這種推斷顯得有點激動,他順勢又破譯了下去。

  第四、五、六份密碼電報的第二組數字都是“248”,“248”很有可能表示的是“中午”。同樣,第七、八份電報是晚上6點左右截獲的,第二組密碼數字很可能表示的是“晚上6點”。

  8份電報長度幾乎都一樣,而且以第三組密碼電報開始,第一個數字也一樣,多年的經驗告訴雅德利:這是氣象密碼電報,雅德利推測8份密碼電報的內容很可能是關於重慶的雲高、能見度、風向、風速等。

  8份電報的第三組密碼大部分為“459”,唯有第六份的第三組密碼是“401”,“401”又表示的是什麼呢?

  重慶素以“霧都”著稱,每年的1月至4月是重慶市區大霧瀰漫的季節,有時還下起小雨,雅德利認為,“459”這組密碼很可能表示的是陰天或有雨,而“401”表示的很有可能是晴天或是天氣良好。

  就在雅德利對自己的破譯結果感到欣喜時,突然他被“401”數字下面密碼截獲的日期所吸引:1939年1月15日12時。

  當天正是1月15日,重慶市區出現了難得的晴朗天氣,如果説“401”果真表示的是天氣晴朗的話,那麼今天截獲的密碼電報,會不會預示著同上次一樣的大轟炸呢?

  想到這裡,雅德利驚出了一身冷汗,他推測,重慶今天下午即將遭受到一次大轟炸。

  雅德利和他的英文翻譯迅速趕到了國民黨情報部,將破譯的結果告訴了一位值班的軍官,正當軍官半信半疑聽著雅德利的分析時,重慶市區上空響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警報聲。

  27架日本轟炸機再次侵入重慶市區,投下了一顆顆炸彈,這次空襲造成死傷共200多人,是日機轟炸重慶以來死傷人數最多的一次。

  關於這次轟炸,雅德利只是根據多年破譯密碼的經驗進行了推測,沒想到這次推測又一次讓雅德利名聲大振。

  1939年3月,兩個多月過去了,春天的氣息似乎過早地來到重慶這座霧都之城,這也意味著日本的轟炸機不久就會對重慶進行空襲行動。

  雅德利和他的破譯小組在一天中,連續3次截獲了由重慶發往日軍的密碼電報,他通過測向儀發現,密碼電報是從重慶南岸發出的,於是雅德利派出他的學員帶著測向儀,秘密潛入南岸區,希望能發現間諜的藏身之地。

  他讓學員和武裝士兵,注意南岸區附近的一個丘陵區,因為那裏最適合隱藏電臺。

  一天清晨,搜索人員發現在丘陵區的山坡上出現了一個奇怪的信號,可惜這個信號發射的時間很短,他們並沒有捕捉到。雅德利聽到了這個消息後親自來到丘陵區,隱蔽在那裏,靜靜地等待著第二次神秘信號的出現。

  中午12點,測向儀果然又一次捕捉到了信號,這次信號的發射源距離搜索人員不過幾百米遠。

  雅德利命令搜索人員包抄過去,此時士兵的腳步聲還是驚動了發報人,雙方展開了激烈交火,發報人在強大的火力壓制下,只能束手就擒,雅德利在他的屋子裏搜出了一台小型發報機和幾節乾電池,但他隨身攜帶的密碼本卻被燒掉了。

  他會不會就是那個神秘的發報人呢?

  雅德利決定親自審問這個間諜,提審是在一間簡陋的辦公室裏進行的,當衛兵把這名驚恐的間諜帶進來時,他已經嚇得説不出話來。

  讓雅德利和翻譯驚訝的是,間諜竟然用本地的方言回答問題,從外形上看他確實是苦力打扮:草鞋、破草帽,與當地人沒有太大的區別,但士兵從他身上搜出的幾千元法幣卻使他露出了破綻。

 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審訊,間諜終於開口了。原來,他是前不久的夜間從日本偵察機上跳傘下來的日本間諜,目的是在重慶潛伏下來,向漢口的日本空軍基地發送氣象密碼電報。

  這次審訊讓雅德利大為高興,審訊的結果不僅證實了雅德利關於氣象密碼電報的推測,而且還捕捉到了隱藏在密碼背後的發報人。

  就在大家為此次抓捕行動取得勝利慶祝的時候,深諳情報工作的雅德利突然意識到,按照日本間諜一天發3次電報的規律推測,這名間諜如果在當天下午6點沒有發回氣象密碼電報,那麼,漢口的日軍基地將會推測他已被俘,很有可能再空投一個間諜來接替他的工作,如果真是如此,所有的破譯工作將會前功盡棄。

  千鈞一髮之時,雅德利靈機一動想出了個好主意,為何不讓抓獲的這名間諜向漢口發送假情報呢?這個想法得到了同事們的一致贊成,雅德利急匆匆地趕到看守間諜的地方,準備再次提審間諜。

  但此時,日本間諜已被情報處帶走秘密地執行槍決了。

  雅德利無奈,只好另想辦法,一份剛剛截獲的絕密密碼電報又交到了雅德利的手中,這份電報與從前雅德利破獲的密碼有著很大的差異,書寫形式更為隱秘、深奧。雅德利這才明白,他們白天抓獲的日本間諜只不過是一個過河小卒,真正的幕後間諜還未浮出水面,這個幕後的大人物似乎也正在靜靜地觀察著雅德利的一舉一動。

  雅德利輕輕地合上了密碼本,眼睛望著山下的重慶夜景,他感到自己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密碼挑戰,那個密碼高手應該就生活在這座城市裏。

  他是誰呢?

  (CCTV《探索發現》供稿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)

責編:紅立

相關視頻
更多視頻搜索:
[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]